正文

仔细研读有关宪法修改条款,可以发现此次修改涉及方方面面。比如将“禁止高级官员拥有双重国籍或外国长期居留许可”“禁止割让俄罗斯领土”等明确写入了宪法;规定养老金每年应不少于一次进行“指数化”改革,以应对通货膨胀;明确指出“俄罗斯应保护海外公民权益”等。各方面的条款让各阶层群体都有动力在疫情之下去投票现场,为“根本大法”的修改投上自己神圣而又宝贵的一票。

在西方媒体“新沙皇”、“永不退休的总统”这一系列口诛笔伐中,在新冠疫情肆虐,累计确诊病例超66万的背景下,普京为何还能获得近八成的支持选票?俄罗斯的“超级总统制”为何依然具有生命力?

近日,备受关注的俄罗斯宪法修正案全俄投票已落下帷幕。7月2日,据塔斯社报道,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宣布,已完成俄罗斯宪法修正案全民投票全部计票,结果显示77.92%的选民投票赞成修宪,21.27%的人反对。公民参与投票率约为65%。

中央集权、强人崇拜的政治文化土壤

此次宪法修正案可以说是俄罗斯1993年宪法通过以来修改最大的一次创作团队,涉及立法、司法、行政等各方面创作团队,同时也加入了一些民生保障方面的相关条款创作团队,修改多达206处。然而最受瞩目的,莫过于其中所包含的“现任总统任期归零”条款。在不更改现行宪法总统任期的前提下,宪法修正案通过后,普京将被赋予2024年、2030年继续参选的可能性。如均获胜,则可连任至2036年。

13世纪中期,襁褓中的俄罗斯(即基辅公国)刚接受了200多年东正教文化的洗礼,来自东方的蒙古人用铁蹄踏遍了整个东欧平原,以金帐汗国的形式对俄罗斯人实行中央集权式的统治。自此,在俄罗斯国家的政治体制和文化中就已打下了深深的东方烙印。从蒙古鞑靼统治、到罗曼诺夫王朝时期,再到苏维埃时期,高度集中的中央集权政治体制在俄罗斯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沙皇时期,集皇权和神权于一身的沙皇在农民心目中是上帝在世间的再现。

除了该条款之外,事实上,新宪法也赋予了总统更大、更灵活的权限,如“总统可直接任命五个关键部门的部长”、“总统可罢免总理,并保留其他政府内阁成员”、“总统与联邦委员会商议后,可任命总检察长”,等等。无论普京是否直接剑指2024,新宪法都进一步强化了俄罗斯的“超级总统制”。

值得注意的是,宪法修正案获得近八成支持的原因中,除去总统本身受到人民拥戴的因素外,还因为此次宪法修正案投票颇为巧妙地采用了“一揽子”方案。

且投票无法针对某一条款,即每位公民只能表示“支持”或“反对”宪法修改。只要任何一位公民支持某个条款,或实际上是某个条款的利益相关方,他也就会给“普京可以执政至83岁”增加一丝砝码。

郑洁岚 上海外国语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

此外苏联时期的多位领导人同样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无论是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二世,还是斯大林,在俄罗斯人民的历史记忆中,唯有强大的领导人,才能带领国家抵御外敌、走上国力强盛之路。

2020年世界局势错综复杂,“黑天鹅”事件频发。对于俄罗斯来说,尤为如此。6月,俄前总理、现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公开表示:“当前俄罗斯经济面临三重打击——油价下跌、出口减少和国内新冠疫情限制措施”。俄知名智库“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则将当前世界局势称为“摇摇欲坠的世界。”这一系列复杂的国内外局势在某种程度上唤起了民众对于苏联解体后的20世纪90年代的痛苦记忆。当时的俄罗斯——经济危机、政局动荡、社会秩序失控、人民生活水平急剧下降……正是千年之交普京执政后带领国家实现了“由乱到治”。

“百年未有大变局”下的复杂内外局势

普京在近期一次接受采访时直言不讳——“我们应努力工作,而非花费时间寻找接班人”。似乎已经明确表示“我真的还想再干16年”。当然,目前俄罗斯国内外形势复杂,四年之后的情况依然充满变数。至少,此次宪法修正案的高票通过,已经为2024年的俄罗斯政坛增加了一种新的可能性。(责任编辑:王鑫)

在2014年遭遇西方制裁之后,俄罗斯又一次经历了经济衰退、卢布贬值等经济、社会危机。越是面临内政外交重重困难之际、越是社会复杂的转型时期,俄罗斯越是需要社会政治的稳定,需要高效、权威的政府,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带领国家前进,保证社会稳定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融合“爱国主义”、“民生保障”等的一揽子方案

据土耳其卫生部26日的数据,土耳其当天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破千,累计确诊病例升至3629例,死亡75例。26日当天,土耳其卫生部举办视频会议,远程连线中国专家,向中国学习抗疫经验。

中新网6月30日电 据日本《东方新报》报道,日本政策投资银行29日公布的推算数据显示,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3至5月,日本各地音乐会、体育比赛、展览会等活动大量停办或延期,由此导致的经济损失超过3万亿日元。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11选五5内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